当前位置:首页 > 学校网站 > 网站公告 >
当年提出的“四大缺失”依然存在

教育的本质是立人。舍此言他,皆妄。正如一句流传甚广的话所说:“教育的本质意味着:一棵树摇动一棵树,一朵云推动一朵云,一个灵魂唤醒一个灵魂。”语文教学尤其对于唤醒灵魂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但是,我们的语文教育常常处于舆论的风口浪尖。随着人们对教育重视程度的提高,关注语文教育改革与指摘语文教材的人也越来越多,比如作家叶开,曾在《语文教学与研究》的“语文之痛”专栏上撰写批评语文教材的文章;比如“浙江三教师”蔡朝阳、郭初阳、吕栋合写的《救救孩子》(长江文艺出版社2010年9月),将矛头指向了最具权威性的几大版本语文教材;比如学者江弱水前不久发出的一篇旧文,直指小学语文教材“修辞不立诚”的问题。这些关注和批评,又在多大程度上影响了语文教材的改革呢?

关于语文教材的改革,教育部统编教材(部编本)正在逐步推行。2017年9月起,全国中小学初始年级已逐步统一使用“部编本”语文教材,2018年继续推进,到2019年,“部编本”将覆盖义务教育阶段所有年级,此前使用的“人教版”“粤教版”“苏教版”等多种形态的教材将成为历史。

“部编本”教材最突出特点之一是以扩大阅读量为重点,将课外阅读纳入教学体制。有人乐观,有人怀疑,争论一直在进行。

学者温儒敏作为“部编本”语文教材总主编,曾在2017年参加书评君“我有嘉宾”回答读者关于语文教材的提问。他通过编教材、调查和讲座等方式致力于语文教育,希望带动大家回到语文教育的本质,“把学生被‘应试式’教育败坏了的胃口调试过来”。

语文教育改革的关键在何处?老人教版主编顾振彪认为,关键还是在于老师。老师的教育观念、教学方法尤其需要改革,教材只是一个配件。书评君采访了江弱水、叶开、蓝蓝、郭初阳等几位长期关注语文教育领域的人,他们是语文教育的亲历者,也是关注者。关于目前语文课本的瑕疵、课文对原文的修改,以及语文教育中的教师和家长等话题,他们提出了各自的看法。   


采写|  新京报记者杨司奇

语文教材应像顶级芯片一样,尽可能无瑕

江弱水

浙江大学传媒与国际文化学院教授,研究领域包括现代诗学、比较诗学及中国古典诗学等。著有《卞之琳诗艺研究》《中西同步与位移》《诗的八堂课》《线装的心情》等作品。

当年提出的“四大缺失”依然存在

《诗的八堂课》

作者:  江弱水

版本: 商务印书馆2017年1月

以系列讲座的形式,征引古今中外的诗作与诗论对滋味、声文、乡愁、死亡等话题展开讨论。

新京报:你在《论小学语文:一惊一乍与一精一诈》这篇文章中指出了很多教材问题,许多人很赞同,但也有人认为任何教材都会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你不在中小学教育的一线工作,关于语文课本的批评很多都是坐而论道,许多指摘过于吹毛求疵。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江弱水:我先谈坐而论道的问题,再谈吹毛求疵的问题。我恰恰在中学语文教学的一线工作了很多年。1983年我从安徽师范大学中文系毕业后,分配到家乡青阳中学教书,直到1991年去重庆北碚读研究生,其间八年,我担任高中语文教师,教过两个轮回再加两次补习班。这是不是表示我能有资格与今天的中小学语文老师一起共同讨论语文教材的建设呢?

当年我就对许多课文不满。记得上碧野的《天山景物记》,我就指摘过文中堆砌的辞藻、泛滥的修辞、不够严密的逻辑,整堂课都像在做作文批改。上课很自由,我会举当年流行歌曲的歌词,让同学们发现问题:“谁知道角落这个地方,爱情已将它久久遗忘。”这话不通,“角落”就是地方,只不过是偏僻的地方。“有金银财宝,有珍珠玛瑙。”不对,“珍珠玛瑙”不能跟“财宝”并列,种与类、纲与目,不能平起平坐。这算不算是吹毛求疵呢?

若有人说我对现行语文课本吹毛求疵,我得反问一句,为什么我们的课文里有那么多疵能够让我求呢?有些疵可不用吹毛才能发现哦,那是巨大的漏洞,三十里外肉眼都看得见。比如我指摘的小学六年级语文上册那四篇课文的不合情理,难道我们都习焉不察,安之若素?如果认为我对某个句子的表达诛求过深,那也是顺带的吧。总之,能放进教材的文章,应该像顶级芯片一样,尽可能完美无瑕。

当年提出的“四大缺失”依然存在

《大师语文:拆开来说》

作者: 朱自清

版本: 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2018年1月

朱自清关于(中学)语文学习方法的小书,“使学生了解本国固有文化并且提高学生欣赏文学的能力”。

新京报:常常有类似的讨论,说现在的语文教育比不得民国时期,民国旧课本在市面上也很畅销。对这种现象你怎么看?

江弱水:我不是民国粉,情愿活在今天,也不要活在民国时候的北平或者上海,给我拿三百大洋的教授薪水也不干。可是民国的国文课本我也真有点喜欢,亲切、自然,平常生活,平常情感,不一惊一乍,更不弄巧使诈。“小妹妹,学祖母,架眼镜,头晕眼昏,不能行走。”“菊花盛开,清香四溢。其瓣如丝、如爪,其色或黄、或白、或赭、或红,种类最多。性耐寒,严霜既降,百花零落,惟菊最盛。”都不失“温柔敦厚”之旨。

新京报:何谓好的语文教育?

江弱水:好的语文教育,应该让学生熟练地掌握母语,同时通过学习一些典范的母语文本,陶冶情感,明敏思想,并且培养对伟大作家作品的接受热情和能力。最后这句话的意思是,中小学阶段我们还读不了那么多的名著,许多名著也不太适合现在读,但我们可以影响他们,养成以后对经典的敬仰心理和欣赏能力。

我想重点谈一下通过语文学习陶冶对人民、国家、亲朋、自然的情感的问题。请容许我杜撰两个词,“消极美德”和“积极美德”。“积极美德”是牺牲自己以成全他人,“消极美德”是律己而不妨害他人。我之所以批评现在的语文一惊一乍又一精一诈,是因为过于强调“非常之人然后有非常之事”,也就是过于推崇“积极美德”了。其实,和平社会里的公民道德是基础建设,没有这个基础,是出不来金字塔尖的。

“语文”不是语言与文学的缩写

叶开

《收获》杂志编辑部主任。被评论界称为“上海的王朔,中国的拉伯雷”。他对语文教材的研究与批判广受关注,关于这一主题出版有《对抗语文》《这才是中国最好的语文书》《语文是什么》等。

当年提出的“四大缺失”依然存在

叶开(编)著《对抗语文》(复旦大学出版社2011年7月)《这才是中国最好的语文书(综合分册)》(江苏文艺出版社2014年3月)《语文是什么》(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14年8月)曾一度引起热议。

相关文章
推荐资源
热门资源
版权所有©2013-2014大渡口镇中心小学
制作与维护: ddxx E-mail:ddxxhfc@163.com
地址:纳溪区大渡口镇顺江街111号邮编:646329 办公电话:0830-4693204
蜀ICP备11001883号

川公网安备 51050302000023号